高头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头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关于发展中药材产业的调查与思考川七

发布时间:2020-10-19 05:42:56 阅读: 来源:高头车厂家

关于发展中药材产业的调查与思考

中药材产业既是传统产业,也是新兴产业,更是优势产业。秭归地处鄂西北山区,具有丰富的山地资源、良好的气候条件、显着的区位优势,是发展中药材产业的理想之地。如何发挥优势,将中药材产业培育成为秭归县的支柱产业之一,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重大课题。

一、发展中药材产业的重大意义

(一)发展中药材产业是调整农业结构的重要内容。秭归县以打造特色农业大县为目标,加快结构调整步伐,形成了“低山柑橘茶叶、中山板栗核桃、高山烤烟蔬菜”的立体产业格局。近年来,中药材产业因其开发价值高,适种范围广,资源占用少,产品销路好,呈现蓬勃发展的良好态势。全县己有中药材种植合作社11家,中药材规模种植面积达到1万亩以上,出现了白云山、庙垭、长春、黄家、溪口坪等多个中药材种植村。虽然目前中药材规模种植面积只占总耕地面积的3%,但近两年来每年约以20%的速度增长,经济效益初显,发展形势喜人。更值得倡导的是,中药材适合在一些信息较为闭塞、交通较为不便、农民就业门路不多、其它产业不发达、收入较低的中高山地区种植。在这些地区发展中药材产业,充分利用了自然资源,有效解决了特色产业空心化的问题。实践证明,因地制宜地发展中药材,为引进中药产品深加工企业夯实了坚实基础,为结构调整增添了新项目,为特色农业孕育了新活力。

(二)发展中药材产业是拓宽农民增收的重要途径。进一步促进农民增收,既要开辟农民收入新的领域,更要充分挖掘农业内部的潜力;既要关注农民总体收入的增长,更要关注欠发达地区、纯农户的收入问题。中药材作为秭归县重要的地方特色产业,已经给农民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收益,成为一些专业村集体经济、农民收入的主渠道和重要来源。去年,全县中药材总产值达4千万元,亩均产值达4000元,远远高于传统大宗作物以至蔬菜等经济作物。庙垭村有10%农户种植中药材,其家庭收入的50%来自于中药材,同种植普通农作物相比每亩增收3000元以上,收入最高的郭从奎户产值达10万元,这里的许多农民靠它脱了贫,致了富。同时,中药材相对于其它农作物具有种植劳动强度不高、见效快,以及耐贮藏、不受野猪侵挠、抗灾害、抗风险能力强等特点,逐渐受到山区农民的欢迎,开辟了新的农民增收增长点。如沙镇溪镇倒座铺村残疾人梅德清每年种植1亩白术,经济收入在8000元以上;76岁的留守老人梅云德每年种植近1亩白术,经济收入在5000元以上。

(三)发展中药材产业是推动生态建设的重要手段。中药材兼具经济作物和生态植物两重特性,可在产区形成乔、灌、藤、草多重植被,是很好的环境保护型产业。秭归属于三峡库区生态环境敏感区域,发展中药材产业不仅有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还可以带来良好的生态效益。同时,发展中药材产业,是顺应林业改革,加快林业发展的需要。秭归县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已经基本完成,林业发展将是今后的工作重点之一,中药材完全可以作为林下资源进行开发,全县有8万亩退耕还林土地均可得到充分利用,而且还能与核桃、板栗等作物共生同长,弥补干果发展期的损失,既提高土地的产出效益,又能巩固退耕还林成果,推动全县林产业和生态环境建设纵深发展。

(四)发展中药材产业是促进项目对接的重要载体。为加快中药材产业的发展,国务院制定了《中药现代化发展纲要》,推出了“中药现代化科技产业行动计划”。湖北省委、省政府早在2009年就提出了“中医药强省”的战略目标,争取用5年左右时间,将湖北省建设成中医药强省,成为全国重要的中医药科研教育基地、中药生产基地、中医临床基地和中药材交易中心,并把中药材产业作为“十二五”期间重点培植的产业。秭归位于华中药库范围之内,大力发展中药材产业,可以充分与国家和省、市中医药发展项目对接,得到更多的项目支持,延长产业链条,把中药材产业培植成为富民强县的支柱产业。

二、发展中药材产业的有利条件

(一)自然环境优越。秭归属亚热带大陆季风气候,阳光充足、降水丰沛;境内群山环绕、峰峦起伏,全县高、低山海拔悬殊,最高海拔2057米,最低40米,海拔1800米以上地区寒冷天气长达200多天,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孕育了秭归丰富的中药材资源。全县有常用中药材165科431属共1000多种,总蕴藏量近200万公斤。其中菌类8科10种,地衣类2科5种,裸子植物4科8种,被子植物106科846种,药用动物30科50种。尤其是地道药材荆芥、黄芩、前胡、桔梗、白术、杜仲、黄柏、天麻、厚朴、金银花、泽泻、续断、天冬、独活、党参、木瓜、枣皮、陈皮、枳实、枳壳、丹皮、鱼腥草、川乌、草乌、生地、黄连、白芷、当归等近40个品种质量好、产量高。如《名医别录》称:“黄芩生秭归及冤句(今湖北秭归和山东荷泽)”,此外《植物名实图考》则指出:“黄芩以姊归产着”,可见一斑。

(二)种植历史悠久。秭归中药材发展历史悠久,到清朝时期,已是重要的中药材产地,积淀了一批优质地道药材品牌。1956年,县开办地方国营云台荒药材场,在磨坪、杨林桥等高山区建立“百味药园”,开始人工栽培中药材。秭归县1960年被列为湖北省泽泻、生地、荆芥生产基地,1965年确立以种植当归、党参、生地为主,大力发展“三木”药材(杜仲、厚朴、黄柏)。1965至1969年,泄滩荆芥以茎细、穗多、色紫博得声誉,远销新加坡和马来西亚。1973年又被列为湖北省杭菊花、大力子、党参生产基地。各骨干品种基本形成一定规模,磨坪、两河以种植黄连、天麻、白术、泽泻为主;杨林桥以大力子、白芷、木瓜为主;云台荒药材场以当归、党参、独活为主;泄滩、水田坝以荆芥、杭菊花、生地、土茯苓为主;茅坪以天麻为主;“三木”药材分布全县。1978年,全县中药材收购总量达65万公斤,其中荆芥占45%。1985年全县中药材播种面积达0.4万亩,产量近5万公斤。全县具有良好的中药材种植传统和技术基础。当前种植的主要品种在50种以上,形成了一定规模和优势品种。

(三)市场前景利好。从国内环境看,我国将中医药现代化发展作为一项长期战略任务,中药材产业作为我国的战略性产业,迎来了快速发展的春天。从国际环境看,中医理论和中药文化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得到了世界愈来愈广泛的认同。近年来,由于各种疑难杂症以及慢性疾病的蔓延、老年病的骤升、合成药品价格昂贵等原因,以及人们对化学合成药品副作用的深入认识,尤其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灾难,让西药束手无策,以天然资源为原料的中药在疾病预防、治疗和保健中愈来愈受到重视,集绿色、安全、预防、保健、治疗于一体的中药材产业正在成为世界医药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大量的中药材已进入保健品行列,制成了食品添加剂、化妆品等,中药材产业成为中国加入世贸后的受惠项目之一。中医药被世界公认为朝阳产业,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以食药两用药材桔梗为例,现在每公斤收购价60元,是2009年价格的10倍。

(四)发展势头劲足。从全县范围来看,中药材经营正在向规模化、基地化、组织化、定单化方向发展。发挥关键作用的是有一批致力于中药材发展的队伍,这批队伍中有老药农,有发现中药材商机并具有投资能力的人,有敢为人先的创业者。他们大多有产业发展理念,重视技术,关注信息,了解市场。如近几年的亳州药交会,他们都自发参加,县康源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郭从奎每年用于学习培训费用在1.5万元左右。他们中间有很多领办了农民专业合作社,探索建立了“公司 合作社 基地 农户”的经营模式,带领农民群众闯市场,共同致富。全县现有中药材种植合作社11家,联结农民1000多户。现有基地面积达到1万亩以上,其中流转土地2000多亩,苗圃近千亩。县济善园中药材专业合作社与李时珍医药集团签订药材种植基地合作协议,今年5种药材合同种植面积4000亩,逐步发展成为大型药业集团的原料基地。泄滩种植大户王昌同与民康制药合作多年,每年供应荆介50吨。原从事广告行业的龚万成弃商种药,投资100多万元,在大井坪村发展中药材桔梗、白术、重楼种苗基地400亩,发展态势良好。

三、发展中药材产业的制约因素

建国以来,秭归县的中药材产业经历了高潮、低谷、重新洗牌再发展的阶段,在很长一个时期主要依靠民间力量自我发展,当前仍处于产业基础薄弱、市场定位模糊、科研技术滞后、生产经营无序,产业化发展刚刚起步的阶段。

(一)产业链条不够完备。秭归县中药材种植基地小而散,中药材从选种、种植、管理、病虫害防治、收获、储存到深加工处于低水平,许多药农各自为政,大多是“会种什么就种什么”、“别人种什么我就种什么”,种植品种多而杂,生产盲目性大,产品与市场脱节。秭归县没有药品加工龙头企业,没有注册的中药材品牌,购销渠道不畅,中药材以卖原生药材为主,农户自产自销或被“散兵游勇”式收购,完整的产业链尚未形成,难以参与市场化的竞争与合作,难以抵御和承受市场风险,药农常陷入“有药无市”的怪圈,种植积极性被大大挫伤,严重制约了中药材产业的发展壮大。

(二)干群思想认识不足。干部群众对发展中药材产业重要性认识不足,对中药材产业的发展缺少调查和了解,片面地认为中药材产业项目投资大、风险高、周期长,有畏难情绪,不敢开发,不愿开发。加之本地无龙头企业,营销商、种植大户少,示范引导作用不明显,政府倡导不多,没有生产技术,群众不敢大量种植。形成了干部怕承担责任,群众担心上当受骗的局面,中药材产业发展氛围不浓,徘徊不前。如楚畅等新举办的中药材合作社基本上都是先付给农户租地定金,免费发放种子肥料,实行保护价收购,农户试着种,被动发展。

(三)社会服务体系滞后。目前全县尚未建立健全与产业发展相配套的产前、产中和产后系列化服务体系,对中草药种植的种苗供给、种植管理培训、技术指导以及产品回收等都未达到规模化和产业化发展的要求,无中药材种植方面的人才,无技术服务机构,无行政监管部门,秭归中药材不能开展产地检验,一些地道中药材没有得到有效保护。再者,中药材产业在秭归县不是主导产业,基本没有政策性资金投入,一些刚刚起步的合作社和农户无力筹集更多的资金,在资金周转上存在较大困难,影响了中药材产业的发展和产品品质的提高。康源中药材合作社理事长郭从奎感慨地说:“要像发展脐橙产业一样发展中药材产业就好了。”

四、发展中药材产业的对策建议

发展中药材产业必须立足现实条件,因地制宜,合理规划,有序引导,正确处理好生产与市场、产量与质量、速度与效益,以及发展生产与保护资源的关系,在发挥现有优势的基础上,像发展脐橙产业一样,着力培育新优势,实现新发展,确保全县“十二五”期末中药材面积达到5-10万亩,产值超过2亿元。

(一)大力推进结构调整,优化产业布局,着力培育区域新优势。一是加快调整区域布局结构。根据资源特色、市场特点和产业特征,加快调整区域布局结构,逐步形成高、低两大药材产区。通过加强基地建设,扩大基地范围,放大示范效应,增加基地生产量,造就一批从事中药材种植的专业乡镇、专业村和专业大户。二是要调整区域内的品种结构。强化主导产业和主栽品种的地位,压缩零星品种,使品种结构相对统一。可在海拔800米以上的半高山和高山地带,重点发展天麻、杜仲、黄柏、厚朴、党参、防风、黄芪、当归、独活、黄莲等药材品种;在中、低山地区,重点发展荆芥、菊花、泽泻、桔梗、柴胡、半夏、枳壳、白术、瓜蒌、金银花等药材品种。重点发展地道药材、多年生药材和药食“两用”药材,这类药材需求量大、市场波动小,风险相对较小,市场竞争力强。三是抓好种子种苗基地建设。秭归县中药材种子种苗工作起步迟,相对滞后,要大力推进中药材种子种苗工程的实施,抓好种质资源的收集、保存和开发,加强品种引进、选育和推广,切实保护药材种群和种质资源,提高中药材内在质量,增强区域中药材的控制力和区位的优势竞争力,实现可持续发展。

(二)加快产业化进程,提高组织化程度,着力培育经营新优势。农业生产经营和农民进市场的组织化程度不高,是秭归农业的弊端之一,阻碍了规模的扩大、市场的开拓和效益的提高,制约了现代农业建设。一是要培育龙头企业。要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吸引外地医药集团来秭归县兴办药源基地、投资办厂,实现中药材本地深加工,提高附加值。二是要强化利益联结。积极推行“公司 合作社 基地 农户”的产业化模式,引导企业和合作组织通过订单、返利等形式,建立中药材生产基地,把企业、基地和农户联结起来,共同推动生产,开发产品、抢占市场。充分发挥这些龙头力量在制订、推行标准和服务方面的作用,建立以产业化促标准化、促服务社会化的机制,把中药材标准化工作引向深入。三是要完善市场体系。充分利用秭归县坝上库首、川东鄂西咽喉、翻坝运输水上枢纽等区位优势,依托三峡物流园区,建设一个以“三峡”为品牌的中药材批发市场的,全县“十二五”规划也明确提出“建设15万平方米的农副产品集散配送中心,配套1万吨冷藏储备库,10条水果、中药材分拣整理和包装生产线”目标;充分利用商贸洽谈会、产品推介会等形式,加强秭归县与全国各大中药材市场的联系,建立产区和销区、用药企业和种植农户的紧密协作关系;争取开通绿色通道,进一步搞活流通,不断扩大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空间。四是拓展发展领域。秭归县可在“全国旅游名县”的建设中,将中草药产业引入旅游领域,增加旅游亮点,实现中药材产业与旅游业的“双赢”。

(三)保护野生资源,重视产品质量,着力培育品牌新优势。秭归中药材的美誉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野生药材资源的知名度。近年来,受经济利益的驱使,破坏性、掠夺性采挖野生药用植物的现象屡见不鲜,使许多野生药材资源衰退,许多品种几经灭迹。保护野生资源,关键在于合理开发利用,重点在于保护品种资源。应当加强品种和栽培技术研究、建立种质资源库和保护区、建设良繁基地等,从而牢牢控制种质资源,把握主动权。切实抓好野生资源的开发,着力改野生为人工种植,保持中药材习性,防止物种消失。同时,中药材作为历史悠久,又迅速崛起的产业,更要坚持“树立品牌、以质取胜”战略,通过积极推行标准化生产,加强GAP基地建设,改良土壤、生态环境,严格控制化肥农药使用,加强田间管理和强化产地环境、生产过程及产品质量检测等办法,花大力气提升产品质量、安全生产水平,加快实现由比较注重数量向更加注重质量、确保安全转变。GAP基地是从源头上把关中药材质量的有效措施。今后的中药材基地建设,特别是列入农业项目扶持的基地,都应按GAP的要求,从基地的选点、品种的选择、技术的选用等方面严格规范,推进生产的标准化和操作的规范化,全面监管和控制质量,尽早实现秭归县GAP基地认证。另外,在品牌战略上,鼓励商标注册和宣传,树立品牌形象,提高市场占有率。康源中药材合作社于2010年6月25日申请的“蜀道”商标注册,已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受理,并于去年获准使用,实现秭归县中药材商标注册零的突破。

(四)加强科技研发,加快技术推广,着力培育科技新优势。科技是提高中药材生产水平、产品质量和种植效益的支撑。目前,中药材生产、加工以及新产品开发的技术储备不足,先进适用技术应用面不广,科技含量不高,已经成为重要的限制因素。一是要进一步建立健全科技创新体系。坚持开发与引进、消化与吸收相结合,依靠科研单位和企业的创新能力,突破育种、无公害生产、病虫害防治、产品深度加工等技术。二是要完善技术推广体系。支持各种专业合作组织和企业与科研单位以多种形式开展技术推广,形成“产学研”一体化的产业联合体。三是要加快建立长期、稳定的培训制度。广大农民群众是吸纳和应用技术的主体,要通过“走出去”和“请进来”等方式,专业户带业余户和大户带小户等形式,加强培训和生产指导;要发掘中药材种植乡土科技拔尖人才,引进专业人才,壮大科技队伍;要总结推广科学的种植制度和经验,进一步提高科技应用水平,促进增长方式转变,使科技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五)加强组织领导,注重服务引导,着力培育保障新优势。秭归发展中药材产业,已经引起广大农民群众的共鸣,但缺乏有效的宏观指导和管理。一是要高起点谋划。要将中药材纳入农业结构调整的大范畴中去思考和定位。按照优势农产品区域布局规划的要求,抓紧制订中药材发展子规划,明确发展方向、区域布局和重点措施。二是要全方位服务。为加强对中药材产业化发展的组织领导,建议成立由分管农业副县长任组长,农业、发改、经信、科技、林业、卫生、药监、财政、扶贫、水利、教育、地税、经管等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县中药材产业化开发领导小组,负责对中药材产业化发展的指导,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县药监局,负责中药材产业化发展的具体组织和协调工作。各乡镇政府也要成立相应机构,制定发展规划与配套激励措施,落实目标责任,强化目标考核。同时,结合此次药监系统机构改革之机,在县药监局设立生物医药产业办公室,解决监督管理、技术服务无机构的问题。充分发挥县药检所职能,解决无人员、无设备的问题,确保具有为本地药材出具产地检验报告书的能力。引导成立中药材行业协会,围绕生产、加工、流通和科研环节,实行统一服务、行业自治。三是要大力度扶持。在落实好现有政策的基础上,研究制订和完善有利于中药材发展的扶持政策措施,从项目、资金和优惠政策角度,给予必要的倾斜,促进产业发展。

陕西不孕不育治疗医院

武汉治疗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南阳割包皮大概多少钱

治子宫腺肌症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