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头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头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嫁人还嫁武大郎-(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0:17 阅读: 来源:高头车厂家

潘银花是阳谷县城关一小英语教师,暑假里去省城的姑姑家玩了两个月,这期间县城发生了什么事她并不知道。她回到阳谷县城,刚走出汽车站的大门,就被一个秃顶男人盯上了。潘银花貌美如花,身高一米七二,名模身材,杨柳小蛮腰,是全县公认的美女。像潘银花这样的美人儿,在大街上吸引众多男人的目光自不必说,追着她看的人也为数不少,但那都是些毛头小伙子。可今天盯上她的这个男人有四十多岁了,秃顶、矮胖,肚子撅得像个孕妇,看一眼别提多恶心了。秃顶男人不仅对潘银花穷追不舍,手里还拿着一张打印纸,看一眼打印纸上的字,再看一眼潘银花的容貌,口中念念有词:

“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纤腰袅娜,拘束得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

秃顶男人念完,似有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慨然道:“就是她,就是她了!”

潘银花一惊,心想这秃顶男人一定是个疯子,还是远离他为好,于是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潘银花家住紫石街,她在自家门前下了出租车,没想到另一辆出租车接踵而至,秃顶男人从出租车里钻出来,站在了潘银花的面前。至此,潘银花不得不说话了,质问秃顶男人道:“你是谁?为什么总跟着我,还跟踪到我家里?你到底想干什么?”

秃顶男人环顾四周,自言自语道:“这是紫石街吧?好啊,要的就是紫石街上的美女,这样才有代表性,也最具说服力!”

潘银花不悦道:“疯言疯语的,你到底是谁?”

秃顶男人说:“我是县旅游局局长。”

潘银花轻蔑地说:“局长关我什么事,我问你是谁?”

秃顶男人说:“我是谁并不重要,我今天是以县旅游局局长兼选美小组副组长的身份跟踪你的,敢问美女尊姓大名?”

潘银花说:“免贵姓潘名银花。”

秃顶男人顿时喜出望外,合掌道:“再好不过,非你莫属了!”

潘银花说:“你的话我越听越糊涂。”

秃顶男人感叹道:“看来你这些天不在家,县城发生了什么事你根本不知道,那我就先告诉你吧!”

话说梁山市下辖的两个相邻的县,即清河县和阳谷县,为了提高各自的知名度和加快发展本县的旅游业,最近在争夺潘金莲故里的归属地,双方为此打起了口水战,均说潘金莲的故里是在他们县。

清河县的理由是,《水浒传》第二十三回“横海郡柴进留宾 景阳岗武松打虎”中明明写道:当时武松在柴家庄辞别柴大官人和宋江,要回清河县看望他的胞兄武大郎。一日走到相邻的阳谷县境内,在景阳岗打死了那只吊睛白额大虫,被阳谷县知县待见,留在县衙里做都头。这一日,武松在大街上闲逛,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他的哥哥武大郎。武松惊问哥哥怎么会在这里,武大郎是这样说的:“我近来娶一个老小,清河县人不怯气,都来欺负,没人做主。你在家时谁敢放个屁?我如今在那里安不得身,只得搬来这里赁房居住。”

你看看,武大郎、武松、潘金莲明明都是清河县的人嘛。武大郎只是娶了潘金莲之后在清河县受人欺负,才搬到阳谷县居住的。

但阳谷县的理由是,《水浒传》第二十四回“王婆贪贿说风情 郓哥不忿闹茶肆”中明明写道:那清河县有一大户人家,有个使女,小名唤做潘金莲,年方二十余岁,颇有些艳色,因为那大户要缠她,这使女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恨记于心,却倒赔些房奁,不要武大郎一文钱,白白地嫁于他……

你看看,这潘金莲只是清河县一家大户的使女,并非清河县人氏。就像现在一个农村姑娘在省城给人当保姆,你能说她的故里就在省城吗?还有,与清河县相邻的县不只阳谷县,还有白河县、红河县、阴山县,那武大郎为何带着潘金莲只来到阳谷县紫石街赁房居住呢?自古就有投亲靠友这一说,一个人在当地过不下去了,最佳选择是投亲靠友。这武大郎投谁呢?当然是投潘金莲的娘家了。由此断定,潘金莲的出生地就在阳谷县城,她家就在紫石街。到现在紫石街还住着姓潘的人家呢!再说,潘金莲和武大郎、武松、西门庆之间轰轰烈烈的故事都发生在阳谷县,阳谷县本来就比清河县的知名度高,也更具有发展旅游业的潜力……

清河县和阳谷县双方争执不下,口水战一轮比一轮激烈,双方的举证材料也一次比一次翔实。最后还是梁山市领导给双方出主意,建议清河县和阳谷县两县联袂举办选美大赛,哪个县的美女胜出,该县即定为潘金莲故里。既然是市领导建议,双方也都觉得此议可行,是解决两地之争的唯一途径,当即达成共识,那就在选美大赛上一争高低吧!

再说阳谷县,县里随即成立了以县长为组长,外事办主任、旅游局局长为副组长的选美小组,全县各局委、各乡镇都配有专职选美联络员,在全县范围内紧锣密鼓地开展了选美工作。县电视台也积极配合选美工作,一天三遍播发选美公告。一时间,选美工作成了振兴阳谷县的头等大事!

前来参赛报名的美女络绎不绝,车载斗量。阳谷县山清水秀不乏美女,可人无完人,前来报名参赛的美女各有美中不足,让选美小组不尽人意。眼看两县的选美大赛就要举行,阳谷县负责选美工作的大小领导急得寝食不安,县长的头发都急白了。

县选美小组规定的选美条件,是按照《水浒传》中对潘金莲形象的描述为标准的,还把书中对潘金莲的描述打印出来,让选美工作人员人手一份,以便烂熟于心。所以那个秃顶男人、县旅游局局长看到潘银花时,才对着事先准备好的打印纸念念有词的。

选美小组规定的另一个选美标准是,以选拔家住紫石街的美女为主,尤其是以家住紫石街的潘姓美女为佳。因为潘金莲出生地在紫石街,娘家在紫石街,选拔紫石街的潘姓美女方可达到与潘金莲一脉相承,这样根正苗红,才最具影响力和说服力,这样的美女才能在选美大赛中有胜出的十分把握。

上述的选美条件,潘银花占全了。而潘银花的名字也跟潘金莲息息相通,你看,潘金莲、潘银花,中间的字一金一银,合成金银;最后的字一莲一花,合成莲花。这不是浑然天成吗?

秃顶男人跟潘银花说:“你的姓名、容貌及出生地得天独厚,看来这次选美胜出非你莫属了!”

可潘银花对此却不感兴趣,转身走进了院子。秃顶男人追进来说:“还有优厚的条件呢!如果你选美胜出,争得潘金莲故里属于咱们阳谷县,你就为振兴阳谷县立了大功,房地产公司老总西门霸将在风景秀丽的阳谷山脚下奖你一套别墅……”

潘银花说:“你看我家宽房大院,房子住不完还向外出租呢,我要别墅做什么?再说了,阳谷山离县城十来里,我在小学教书,来去也不方便。”

秃顶男人说:“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若选美胜出,宏运汽车销售公司老总武柏将奖你一辆宝马轿车。这样以车代步,来去就方便了……”

潘银花没好气地跟秃顶男人说:“我一个当教师的,坐什么宝马!”

潘银花说完转身走进堂屋里。秃顶男人在院里愣了一会儿,又跟进屋里说:“县里还有奖励措施呢!如果你选美胜出,县里将任命你为县旅游局副局长、县外事办副主任,你将成为县里的形象大使,这可是无限风光、鹏程万里啊!”

谁知潘银花却对此嗤之以鼻:“我这一生除了教书育人,别无他求。”

秃顶男人不死心:“好,非常好,好极了!我敬佩美女的清高和品德,别墅可以不住,宝马可以不坐,什么局长、主任啦也都是身外之物。可选美活动事关本县的发展大计,还望美女以大局为重!”

潘银花愤然道:“我们的祖先潘金莲给我们丢尽了脸面,让我们潘家人至今在世上抬不起头来,你还想让我步她的后尘吗?”

潘银花把话说到这一步,秃顶男人彻底没招儿了。就在秃顶男人失望至极,带着满腹遗憾将要离开的时候,潘银花八十多岁的爷爷拄着拐杖从卧房里走了出来。爷爷满含着热泪对孙女说:“银花啊,咱们的祖先潘金莲是个好女人,清河县那个大户人家要缠她,她不从就是证明。后来她是被那些坏男人引诱、教唆,才蒙受屈辱,招来杀身之祸的。现在清河、阳谷两县在争夺潘金莲故里,因此还要举行选美大赛,这可是给咱们潘家正名的好机会啊!既然领导找到门上来了,何乐而不为?银花啊,爷爷知道你是好孩子,你不会再给潘家人丢脸的!”

爷爷一番话使潘银花茅塞顿开。

秃顶男人带潘银花去见县长,县长拿出那张打印纸,按照《水浒传》中对潘金莲的描述来对照潘银花的容貌、身材,顿时两眼发光。待到得知潘银花家住紫石街,又是潘金莲家族的后代时,不禁喜出望外。最后,县长决定让秃顶男人负责对潘银花进行全方位包装……

秃顶男人从省城请来最有名的服装设计师,专门给潘银花设计服装;还请来各类艺术方面的专家,教潘银花舞蹈、唱歌等,提升才艺表演水平。

这天,潘银花刚走出家门,一辆奔驰轿车停在了她面前。一位身材颀长、长相帅气的中年男人从车窗里探出头,对她说:“美女,上车吧。”

潘银花一惊,问他是谁。对方说他是西门霸。潘银花想起来了,西门霸是本县资产过亿的房地产大鳄,秃顶男人跟她说过,如果她选美胜出,西门霸将在风景秀丽的阳谷山脚下送她一套别墅。也是历史渊源的原因,潘银花对姓西门的没好感,冷着脸问:“找我有事吗?”

西门霸说:“带你去看别墅啊。”

潘银花说:“选美大赛还没开始,我能否胜出还是个未知数,八字还没一撇呢。现在就带我去看别墅,是不是太早了?”

西门霸自信地说:“我相信你会胜出的。”

潘银花说:“天外有天,山外有山,我要是落选了呢?”

西门霸说:“那我也要把别墅送给你。”

潘银花问:“为什么?”

西门霸说:“因为我喜欢你!”

潘银花冷笑道:“你喜欢的人多了!”

潘银花说完径直走了。西门霸驾车死皮赖脸地跟着她。潘银花问他跟她干什么,他还是那句话,说要带她看别墅。潘银花说她早跟县长声明了,就是选美胜出也不会接受西门霸的别墅。西门霸就说:“那我把这辆‘大奔’送给你。”

潘银花说:“我也跟县长声明了,就是选美胜出,也不会接受武柏的宝马轿车的。”

西门霸顿时做出一副感慨万千的样子:“上车吧,我有话跟你说!”

潘银花想,要是不坐上西门霸的“大奔”,他这样死皮赖脸地在大街上跟着自己,引起众人围观,再在他们的误解和猜测中生出流言蜚语来,她以后还怎么教书育人啊!索性坐上他的“大奔”,看他能把我怎么样。潘银花坐到副驾驶位置上,对西门霸说她正好去乡下她外婆家,让他送她。

“大奔”开出城,西门霸这才感叹着跟潘银花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年近四十了至今未娶吗?”

潘银花笑道:“怕是娶一个离一个吧?现在时兴这个。”

西门霸苦笑了一下:“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像你这样清高、洁身自好的女孩儿太少了,我始终没遇到。谢天谢地,有幸的是我今天总算遇到了!”

潘银花调侃道:“你们姓西门的很幸运呢,想当年西门庆遇上了我的祖先潘金莲,潘金莲没有花过西门庆半文钱,倒是那该死的王婆花了西门庆不少银子呢!”

西门霸热辣辣地看了潘银花一眼:“我知道,潘家的女人代代都是好样的,不过我们姓西门的男人代代也不差,就是专等着配我们西门家的女人呢!”顿了一下,又说:“当时潘金莲和西门庆若非那种偷金窃玉的关系,而是堂堂正正地做夫妻,也不会因此惹出三条人命,做出遗恨千古的事啊!”潘银花明白,西门霸的意思是她只有嫁给他西门霸才不会重蹈潘金莲的覆辙,像西门霸这种财大气粗的市井无赖,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只能跟他虚与委蛇巧周旋。潘银花就装作感慨万千的样子对西门霸说:“是啊,历史的教训值得吸取,看来嫁人就嫁西门庆啊!”

西门霸顿时两眼喷火,像要扑上来把潘银花抱在怀里。潘银花赶紧提醒他:“山路险峻,多加小心才是!”

前边就是外婆家的村庄了。在村口,潘银花让西门霸把车停下来,说他们刚认识,他不能去她外婆家。西门霸无奈,只得开车回去了。

选美大赛就要开始了。由清河县、阳谷县各选出一位美女进行总决赛,届时市电视台进行现场直播,哪个县的美女胜出,哪个县将被认定为潘金莲故里。阳谷县的县领导对此十分重视,也对潘银花选美胜出信心十足。可就在这节骨眼上,潘银花出事了。

这天傍晚,潘银花在大街上看到两个飞车贼在抢夺一个老太太的手提袋,老太太死死地拽着手提袋不松手,被拖倒在地拖出很远。潘银花也没多想,冲上去拽住了歹徒的摩托车,歹徒被迫停下来,掏出匕首威胁她:“少管闲事,小心破了你的相!”

潘银花毫无惧色,仍拽着摩托不松手,还向周围喊道:“快来人啊,歹徒抢包!”

潘银花的喊声没招来路人相助,却惹恼了歹徒,一刀刺在潘银花的脸上:“老子让你做不成美女!”

潘银花的脸上顿时鲜血直流,可她仍死死地拽着摩托不松手。就在歹徒要往潘银花的脸上扎第二刀的时候,在十字街口卖手工馍的矮子猛冲了过来。矮子三十多岁的样子,身高不足一米六,后来在医院潘银花才知道他叫武大江。

武大江边和两个歹徒搏斗,边向潘银花喊道:“快打电话报警!”

武大江挡住了扎向潘银花右脸的匕首,匕首却扎在了他的肚子上,一刀、两刀、三刀,直至武大江倒地。就在潘银花打电话报警时,两个歹徒乘机跨上摩托车绝尘而去。

潘银花强忍着剧疼,顾不得自己脸上流下的血浸湿了衣裳,把倒在血泊中的武大江抱起来。正好一辆宝马车驶来,潘银花赶紧拦车。可宝马车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速度从他们身旁驶过。潘银花无意中看到那车牌号很吉利,后边的数字是8866。不一会儿,警车开来了,才把他们送医院抢救。

在医院里,潘银花坚持要和武大江住一个病房,说她没大伤,要亲自照顾武大江。

县长带着公安局长来医院看望潘银花和武大江,并责成公安局长尽快破案。社会各界人士也纷纷来看望他们,鲜花摆满了整个病房。没想到西门霸也来了,他是专门来看望潘银花的,并不看躺在病床上的武大江一眼。当西门霸把鲜花献给潘银花时,潘银花却不接他的花,指着病床上的武大江说:“你应该把花献给他,他才是真正的英雄!”

西门霸望着潘银花缠满纱布的脸庞,顿时由怜香惜玉转化为同仇敌忾:“我一定要找出扎伤你的歹徒,把他剥皮抽筋!”

潘银花说:“谢谢。不过这不关你的事,公安机关正在全力破案。”

等武大江脱离了危险期,从昏厥中醒来后,潘银花仍留在病房里对他精心照顾。通过交谈,潘银花知道武大江家住本城河柳街,父母早亡,因为和弟弟志不同道不合,分开过了。因家穷,至今未娶。曾外出打工,因不愿受人欺负,又回来了。在家自制手工馍,用三轮车推到街上卖,一天蒸三大锅手工馍全部卖完,比给人打工强多了。他说这么多年人们对机制馍吃腻了,又喜欢吃手工馍了。

潘银花感叹道:“当时大街上那么多人高马大、身强力壮的男人,没一个来帮我,就你路见不平一声吼!”

武大江说:“说实在的,当时面对寒光闪闪的匕首,我也有几分胆怯。但你一个弱女子都能挺身而出和歹徒搏斗,我虽然身材矮小但也是个男人啊,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潘银花看着武大江,眼里隐隐闪着泪光。

潘银花接着说:“当时你倒在血泊中,有一辆宝马车驶来,我赶紧拦车,宝马车不仅没停下来,反而加速驶过。也难怪啊,那辆宝马的车牌号那么吉利——尾数为8866,人家能送两个遭遇血光之灾的人去医院吗?”

武大江一惊,赶紧问:“你看清楚尾数是8866了吗?”

“我看得清清楚楚。”潘银花惊疑道,“这么说你认识那车主?”

“岂止是认识!”武大江一声长叹,接着说,“算了,我不想再提他!”

这些天,作为选美工作组组长的阳谷县县长很着急,他知道,参加选美大赛全凭着一张脸呢。潘银花面部挂彩,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可选美大赛迫在眉睫,总不能让潘银花脸缠绷带上赛场吧?县长招来旅游局局长和外事办主任商量是不是临阵换将?可在这节骨眼上换谁呢?就在他们左右为难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是个美眉,个头一米七○,虽不及潘银花漂亮,但也差不了多少。美眉自我介绍,说她叫柳依依,家住河柳街,自称是潘金莲的后代。

县长愣了愣,也没细究她到底是不是潘金莲的后代,只是问她来此有什么打算?柳依依冲县长妩媚一笑:“听说潘银花挂彩了,我想替代她参加选美大赛。”

柳依依说完,冲在场的人眼波流转,很媚态、很煽情。

柳依依的美丽虽说与潘银花不相上下,但她的素养、品位比潘银花差远了,参加选美大赛怕是没有胜出的把握。县长对柳依依说:“你先回去吧,我们再商量商量。”待柳依依出去后,县长又对旅游局局长和外事办主任说:“咱们还是先到医院看看潘银花的情况吧。”

他们来到医院,在病房里,医生告诉县长,怕是要等半个月才能取下潘银花脸上的绷带。县长听了不住地摇头叹气,选美大赛定在下周二,只有三天时间了,怎么办呢?县长先是无限惋惜,接着跟潘银花商量,说要让柳依依顶替她参加选美大赛。潘银花倒是平静地接受了,说:“不能参加选美大赛,不能为阳谷县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我很遗憾,祝愿柳依依能够胜出!”

潘银花刚说完,躺在病床上的武大江顿时情绪激动地对县长说:“你们知道柳依依是什么人吗?让她参加选美大赛,会让清河县的人笑掉大牙的!”

县长顾不得追问那柳依依到底是什么人,只是感叹着对武大江说:“潘银花现在的情形又无法去参赛,你让我怎么办?”

武大江说:“潘银花怎么了?她不就是见义勇为跟歹徒搏斗脸上挂花了吗?她要是脸上没挂花,去参赛有无胜出的把握我不敢说,可她现在挂花了,脸上缠了绷带,这种情形要是去参加选美大赛,我敢说有十二分胜出的把握!”

县长一时被武大江说得晕头转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武大江说:“请你再看一眼潘银花就明白了。”

县长好奇地重新打量潘银花,忽然发现脸上缠着绷带的潘银花真的比没挂花前还要动人。县长突然明白了什么,赶紧向潘银花问道:“当时你脸上的鲜血把上衣都染红了,现在那件血衣洗了吗?”

“没有。”潘银花说。

县长高兴地说:“太好了!大后天你就这样脸上缠着绷带,穿上那件血衣去参加选美大赛,你一定会胜出的!”

在选美大赛开幕前,市电视台报道了阳谷县参赛美女潘银花见义勇为,舍身斗歹徒,左脸被歹徒刺伤仍不屈服,以至鲜血染红了衣衫的英雄壮举。比赛开始后,先由工作人员举着潘银花受伤前美丽动人的放大照片上台亮相,然后,脸上缠着绷带、身穿血衣的潘银花走进了赛场,台上台下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潘银花的面部被刺伤,不仅没有使她变丑,反而增添了一道美丽的光环。场内场外包括所有评委在内一边倒,都把选票投给了潘银花,认为她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

潘银花选美胜出,回到阳谷县时,县长带人在金爵大酒店给她接风,还举行了盛大的欢庆仪式。酒宴结束后,潘银花正要去医院看望武大江,并把好消息告诉他,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西门霸打来的,说要开车来接她。潘银花问:“又要带我去看别墅吧?我早说过了,即使选美胜出也不会接受你的别墅!”

西门霸说:“我敬佩你的清高,尊重你的意愿,所以不是带你去看别墅的。我要送给你另外一件礼物。”

潘银花问:“除了别墅你还有礼物?”

西门霸说:“是的,是你最想要的。”

潘银花诧异道:“可我从没在你面前说过要什么礼物啊,更没有向县里提出过任何要求。”

“你是没说过,可我知道你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西门霸说,“你等着,我现在开车去接你,等你到了我公司的办公室,看到我送给你的礼物时,一定会喜出望外的。”

当潘银花来到西门霸的房地产公司,走进他豪华气派的办公室时,西门霸拿出了一只精美的盒子,说这就是送给她的礼物,让她猜里边装的是什么。潘银花想都没想就说:“里边装的肯定是钻戒或珠宝,可我不喜欢这些。”

“不是。”西门霸说,“我知道你对那些视如粪土——你再猜!”

潘银花说:“那我就猜不着了。”

西门霸打开那只精美的盒子,只见里边骇然放着一只手掌,被斩处白骨森森,还带有殷红的血丝。潘银花不愧是勇斗歹徒的烈女,她并没有被吓得尖声惊叫,但还是倒抽了一口凉气。她马上明白了什么,接着镇定自若地跟西门霸说:“我知道是谁的手了!”

西门霸笑道:“佩服潘小姐冰雪聪明!”

潘银花问:“他在哪儿?”

西门霸向外边喊道:“把他带进来!”

门开处,两个壮汉架着一个人走了进来。潘银花定睛看去,正是那天飞车抢包的其中一个——用匕首刺伤她左脸的歹徒。他的右手掌没了,断手处裹着厚厚的棉纱。

原来这西门霸不仅是房地产大鳄,还是当地的黑社会老大,在阳谷县的地面上,没有他摆不平、办不到的事。为了彻底征服潘银花,赢得她的芳心,西门霸动用了所有力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了那两个飞车贼。但他不是把他们交给公安机关处理,而是斩下歹徒的手,作为献给潘银花的特殊礼物,也以此让潘银花对他产生畏惧心理,以后对他不敢不从,这样潘银花就是他的人了。

那被斩去右手的歹徒跪到潘银花面前磕头如捣蒜:“美女请你饶恕我吧,你肯饶恕我,西门大哥才不会要我性命!”

潘银花跟西门霸说:“我现在最想要的是,请你立即送他去医院!”

潘银花的想法是,要是歹徒的手是才被斩下的,现在送医院抢救还有被接活的可能。可西门霸却“哈哈”大笑道:“不碍事的,他的手是昨天斩下来的,现在已经没事了。”

潘银花说:“那我就把礼物收下了。”

潘银花抱起那只精美的盒子,让西门霸开车送她回家。潘银花到家后,赶紧给警方打电话,待警察赶来后,她把那只精美的盒子连同里边那只歹徒的手一并交给了警方。

当晚,西门霸被警方逮捕,那两个飞车贼也同时落网了。西门霸这些年作为黑社会老大犯下的其他罪行,想必将一并被查出。

县长找潘银花谈话,县里将任命她为旅游局副局长兼外事办副主任。潘银花说:“谢谢县长的美意,可我知道自己的水平,我不是当官的料,我的心愿是做个称职的教师。”

潘银花坚持不接受副局长职务,县长也没办法。当她回到家里时,又接到了县长的电话。县长告诉她,宏运汽车销售中心老板武柏明天将在他的汽车销售中心举行盛大的赠车仪式,届时将赠送她一部宝马轿车。潘银花说:“县长,我早声明了,就是选美胜出,也不接受任何人的馈赠。再说了,我家离学校50米远,上下班安步当车,根本用不着什么宝马宝驴……”

县长说:“这是人家武柏的一番美意,你就给他个面子吧。再说了,人家把报社、电视台的记者都请来了,说穿了也是借你的大名给他的公司做广告,你就成全他一次吧。”

潘银花心想,是啊,人家武柏把台子都搭好了,塌了人家的台,也不是自己的本意。这时候她想到了武大江,她已经跟武大江确立了恋爱关系,她想把这部宝马车送给武大江,让他以后跑出租,这样总比他风里来雨里去,站到大街上卖手工馍强吧?想到这儿,潘银花就在电话中对县长说:“好吧,请你转告武柏,我明天一定到场。”

第二天早上,潘银花来到十字街口帮武大江卖手工馍。武大江是三天前伤好出院的,出院后又重操旧业。潘银花知道,武柏的赠车仪式是在上午10点举行,她不想去那么早。不一会儿,一辆宝马轿车停在了他们面前,从车上下来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先礼貌地向潘银花点了点头,接着问她:“请问,您就是潘银花吧?”

潘银花点着头说:“你是?”

汉子说:“我是武柏,来接你去参加赠车仪式的。”

潘银花回头笑着对武大江说:“我事先没告诉你,是想给你个惊喜的,没想到武柏找到这儿来了。”

武柏吃惊地望着他们,问潘银花:“你们是什么关系?”

潘银花指着武大江对武柏说:“我是他的未婚妻啊。”

武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忽然攥着潘银花的手亲亲热热地叫道:“嫂嫂!”

潘银花抽出被攥疼的手,愣着问:“你叫我什么?”

“嫂嫂!”武柏指着武大江说,“他是我的亲哥哥啊!”

潘银花一下子傻掉了,半天才说:“这么说,咱们以后是一家人了?”

武柏说:“是呀,快随我上车吧。”

可是,就在潘银花要跟武柏上车时,一直板着脸不说话的武大江此时说话了:“潘银花,你要是参加武柏的赠车仪式,以后就别来见我了!”潘银花愣着问为什么,武大江说:“你看看他的车号就知道了!”

刚才只顾说话,潘银花没注意到武柏的车号,再说也没必要。这时候,当潘银花的目光投到这辆宝马车的车牌上时,让她记忆犹新的是后边的数字:8866。怪不得当时她在医院说出见死不救的车主的车号时,武大江追问她是否看清楚了,还说他们岂止是认识。

看清了武柏的车牌号后,潘银花又走回到武大江的身边,帮他卖手工馍。武柏不解道:“怎么又不去了?”

潘银花面无表情地说:“参加你的赠车仪式是我的耻辱。”

武柏问:“为什么?你昨天已经答应了县长,刚才还要跟我上车呢,怎么突然变卦了?”

潘银花说:“因为我看清了你的车牌号。”

武柏一惊:“我的车牌号怎么了?”

潘银花指着武大江向武柏质问道:“一个月前,也就是在这里,我把他从血污里抱起来,拦你的车,可你呢?幸亏他是你的哥哥,要是外人,你是不是还要从我们身上轧过去?”武柏矢口否认当时他驾车从这里经过,还说一定是她记错了车号。潘银花说:“我不想再跟你理论,你走吧!”

原来这武大江和武柏虽是同胞兄弟,但二人的性情、为人、品德却大相径庭。身长八尺、人高马大的武柏瞧不起身材矮小、没什么本事的武大江,从来不认他这个哥哥。而性格倔强的武大江,宁愿外出打工,也不愿攀附目中无人、为富不仁的弟弟武柏。这些年兄弟俩形同陌路。

武柏无奈之下返回自己的宝马车,却见花枝招展的柳依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车内。武柏打开车门,怒斥道:“你给我滚出来!”

柳依依却死皮赖脸地说:“我这可是为你着想啊,人家潘银花不去,可你的赠车仪式不能塌台,还要如期进行啊——我代她去好了!”

武柏气得把手指关节攥得“咔嚓咔嚓”响,他还是那句话:“你给我滚出来!”

柳依依说:“当时你可有言在先,承诺送给我一辆宝马轿车。你食言我不追究,可现在你赠车人家潘银花不要,正好给我。”

武柏气得两眼喷火,伸手把柳依依从车里扯出来甩倒在大街上。柳依依哭叫着扑向武柏,二人顿时撕打在了一起。

原来这柳依依曾在南方做过坐台小姐,染上性病后才又回到了阳谷县城。之后在一次舞会上认识了武柏,一个美艳惊人,一个财大气粗,二人各取所需一拍即合,就这样柳依依做了武柏的情妇。后来柳依依把性病传染给了武柏,武柏一怒之下对她大打出手,接着把她扫地出门。难怪当时县长要让柳依依替代潘银花参加选美大赛时,武大江从中阻挠,说千万别让她去……

潘银花选美胜出,谢绝了县里给予的大小官职、头衔,谢绝参加一切活动,谢绝各单位、团体、私企的任何馈赠,之后又回到了她在职的小学教书。

潘银花上班的第二天,校长叫她过去,没想到校长办公室里还坐着武柏。

潘银花对武柏说:“现在我正在跟你哥哥武大江谈婚论嫁呢,叔叔以后可要多关照啊!”

武柏感叹道:“我正是为这个而来的!”

潘银花愣了一下,问:“是吗?叔叔有什么建议吗?”

武柏说:“那我就直说吧,我建议你不要嫁给我哥哥武大江。”

潘银花脸一沉:“为什么?”

武柏感慨道:“我可是为了你的幸福,也是为了我哥哥武大江的生命着想啊!”

潘银花说:“你的话我越听越糊涂,我和你哥哥武大江在一起感到很幸福,莫非我的幸福会危及你哥哥的生命不成?”

武柏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说:“你想想,当时要是潘金莲不嫁给那个三寸布丁武大郎,而是嫁给高大威猛、具有男儿雄风的打虎英雄武松该有多好啊!这样潘金莲也幸福了,西门庆也不敢来欺负了,因此武大郎和潘金莲也都不会招来杀身之祸了,武松也不会因杀人而被流放了,这不是三全其美吗?”

潘银花明白了,武柏的言外之意是,她现在选美胜出成了名人,以后见多识广肯定会嫌弃武大江的,凭着她的惊人美貌和对婚姻的不满意,定会招蜂引蝶,难免红杏出墙。这样,当官的会使手段把武大江逼死,有钱人会买凶把武大江杀死,恶人会直接把武大江整死。可潘银花知道,这肯定不是武柏的本意,武柏根本不会关心他哥哥武大江的死活的,武柏的本意是要潘银花嫁给他自己。

此时,潘银花想逗逗武柏,就问:“如果你是《水浒传》的作者,一定会让潘金莲嫁给武松了?”

武柏自信道:“当然了,这样的话,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潘银花顿时“哈哈”大笑:“这样的话,《水浒传》就不好看了!”……

这天是潘银花和武大江大喜的日子,县长亲自来给他们主持婚礼,社会各界人士也都来了,婚礼之隆重可想而知。记者也闻讯赶来了,在婚礼上当众采访潘银花:“请问你为什么要嫁给武大江?”

潘银花的脸上留有一道浅浅的伤痕,这不仅没有破坏她的美丽,反而平添了一种别样的韵味和风采。她感慨道:“真男儿该出手时就出手,武大江虽然身材矮小,但在我眼里是天底下最高大、最伟岸的男人;好男儿不趋炎附势,本分做人,我看重他的安贫乐道……”

这番掷地有声的话语,让见多识广的女记者也不禁为之动容,她感叹道:“奇女子配好男人,真是一段良缘啊!”

高血脂吃新鲜铁皮石斛霍山铁皮石斛图片新鲜石斛煲汤大全

31米蒸压釜秦皇岛蒸压釜厂家锅炉一站式销售

新鲜铁皮石斛图片新鲜石斛炖汤大全2岁的宝宝可以吃石斛

湖州市长兴县代写投标书价格

烟台风力发电200大弯头施工知识

朔州外网工程热浸塑钢管&

湖北省喷浆机组大方量吊装喷浆机组怎么用

QC911A轻瓷填料价格河北定制轻瓷填料厂家

东风蓝牌雾炮抑尘车参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