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头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头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川威集团300亿资金困局未解省市两级政府介入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3:37:33 阅读: 来源:高头车厂家

川威集团300亿资金困局未解 省市两级政府介入

在调整了几个锅炉的开工日期以压缩费用,缓解现金流紧张之后,川威集团再次曝出裁撤总部3/4行政人员的消息。所有这些努力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换取银行等债权人的支持,渡过目前的难关。

继去年7月被迫提交破产重组申请之后,这家稳坐四川省内钢铁行业第二把交椅的民营企业,正在体会到“断臂求生”的滋味。其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利益博弈也显示出经济下行环境下,实体企业融资成本不断高企的现实。

此前,在四川省政府有关部门的协调下,30余家金融单位就债务重组一事与川威集团达成协议,并原则上通过了针对川威集团的《金融帮扶一致行动方案》,“停止抽贷,有条件续贷”成为共识。

值得关注的是,自去年年底以来,银行系统对实体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的抽贷并未停止,由此引发的四川金融风险仍在发酵。在涉钢铁、矿产以及房地产等项目遭银行风险警示的背景下,川威集团300亿规模的资金困局能否顺利化解有待观察。

“逼宫”银行

2014年7月7日,川威集团及其子公司成渝钒钛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成渝钒钛)向法院提交“破产重整”申请。消息一出即震惊整个四川钢铁圈,亦惊动了四川省以及内江市两级政府。业内人士透露,与川威集团有来往的金融机构皆感到“难以理解”。

实际上,征兆早已有之。经济观察报获悉,在7月7日之前,川威集团的资金链即出现了紧张局面,不仅面临多笔贷款资金到期难以偿还,公司主营业务和核心项目成渝钒钛巨大的资金缺口让公司感到了压力。

彼时,川威集团的银行融资约265亿元,涉及国开行、工行、中行等20家银行,信托融资近11.5亿元,加上其他各种融资金额,集团总负债高达323亿。

重压之下,川威集团方面曾找到合作的几家银行进行协商。一位接近川威集团的银行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当时川威方面提出的请求是,希望银行“继续放宽,不要抽贷,短期贷款转为中长期贷款”,但该请求遭到多家银行的拒绝。

双方协商无果之后,背负巨大资金压力的川威集团随即向当地法院递交破产申请,请求“破产重整”。

此后,故事发生了180度的转弯,四川省和内江市两级政府有关部门介入斡旋,几乎谈崩的银行被拉回到谈判桌前。“川威资金方面的问题主要是短借长投,各种转贷,再就是受到成渝钒钛项目的拖累,”一位与川威集团有业务关系的银行人士说,“川威破产清算肯定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如果破产了,谁的资金也别想拿回来”。

该银行人士判断,这很有可能是川威与银行谈判失败后采取的“非常规应急措施”。

8月份左右,在四川省金融部门的协调下,30余家金融机构与川威集团进行了直接谈判,并最终达成了《金融帮扶一致行动方案》:银行方面停止抽贷,贷款授信额度恢复到2014年年初的计划;贷款执行基准利率,按季结息;短期融资期限延至一年及以上。

在获得银行表态支持和政府承诺后,川威集团撤回了“破产重整”请求,进入“债务重组”阶段,并保证清理相关业务,进行资产处置。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天的洽谈会上,30余家金融机构就上述《金融帮扶一致行动方案》进行表决。一位参与表决会的银行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当时大多数金融机构表态支持川威,投下了赞成票,但仍有大约3、4家银行选择弃权”。“这可能代表了大部分银行的心态,”上述人士表示,“即使对于投赞成票的银行来说,心里也不一定有底”。

扩张后遗症

在所有拖累川威集团的项目中,成渝钒钛项目成为最重要的一部分,这个上马时的明星项目成为川威不断融资支持的重点工程,多家银行卷入其中,总融资规模达到了130亿元。耗尽家财之后,整个集团被拖到重组的境地。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川威集团提出实现由“钢铁”向“钒钛”转型,并且酝酿“钒钛资源综合利用项目”,这个项目被列为四川省50个重大产业项目。

随后,4万亿政策刺激的东风吹来。从2010年项目开始破土动工,到2012年点火投产,该项目前后共投资了130亿。2013年,川威集团被明确为四川省重点培育发展的5个千亿企业之一,业务范围涉及钢铁、煤炭、物流、钒钛等多个项目。

根据川威官方网站的信息,目前,川威单钒钛新材料产业一项已具备年产钒渣20万吨、五氧化二钒2万吨、铁550万吨、钢600万吨、钢材700万吨、焦炭250万吨等综合能力,钢铁产能规模居四川省第二位,是全国重要的钒钛资源综合利用基地。

作为当地的支柱产业,川威集团亦获得当地政府的重视,成为当地领导频繁调研的对象。

不过,川威集团负重前行的状态到2013年走到了尽头。该集团的主营业务遭遇行业危机。以钢铁行业为例,2013年,钢材市场供大于求、市场竞争激烈造成产能过剩的系列问题开始显现,钢材市场价格比2012年同期大幅下降。2014年以来,钢材价格继续低位下行,至今无回暖迹象。

就川威而言,有报道披露,2013年公司含钒钢材平均售价每吨在3100元左右,生产成本比售价高出近50元。进入2014年以来,含钒钢材不含税均价一度跌至2700元。

受此影响,2013年,钢铁企业的银行长期借款明显减少,企业被迫采用短期贷款维持正常的生产经营,资金紧张的局面加剧,负债率不断攀高。根据中钢协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3年末,大中型钢铁企业的资产负债率由去年同期的68.72%上升为69.36%。

据了解,近年来,“钢贸行业的银行贷款缩减了近7成,20%的钢贸企业因资金链断裂被拖垮”。卓创资讯钢铁行业分析师刘伟新告诉经济观察报,“银行业对高污染、高耗能、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仍将控制贷款,钢铁行业资金紧缺状态还将延续”。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川威集团并不是四川钢铁企业中受到行业影响导致银行抽贷的唯一企业。此前,四川省达州钢铁集团公司亦在去年出现资金链紧张的局面。解决方案与川威集团类似,都是四川省有关部门出面斡旋,达钢也与债权机构达成谅解方案。

抽贷风波

除了企业自身经营不当和行业受到宏观经济形势下行带来的冲击外,自去年以来,银行规避自身风险的抽贷行为亦将实体经济逼到墙角。

经济观察报梳理了近半年以来四川省资金链断裂的典型企业,均发现背后有多家银行收紧贷款的身影,由此引发的金融风险仍在发酵,至今也没有看到解决迹象。今年以来,以四川汇通担保公司为代表的多家担保公司出现高管失联等问题,触发了积聚已久的担保危局。多位担保行业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证实,“尽管担保公司本身也有问题,但2014年以来,多家银行开始的抽贷行为成为导火索,特别是对于民营担保公司一刀切的做法,杀伤力比较大”。

当然这个过程中也出现了国企与民企差别待遇的现象。如重型机械企业*ST二重,身背80亿到期债务难以偿还,但并没有遭到银行方面的刁难,并顺利进入重组环节。

8月份,渤海银行成都分行被曝利用“过桥”手段骗取客户资金2800万,事件起因即由于该银行在收回四川某商贸公司到期贷款后拒绝续贷,后者通过民间借贷凑齐的2800万借也难以偿还,公司不得不每月支付高额的利息。

在这一系列事件中,包括国有四大银行和地方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均被波及,涉及资金从几十亿到上百亿不等。

据经济观察报了解,银行抽贷引发的系列风险让负有“善后”职责的地方金融部门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在这些事件中,金融系统比较尴尬,”一位四川金融系统的官员向经济观察报坦言,“一方面,作为地方职能部门,我们承担着维护地方金融稳定的职能,另一方面,对银行来说,我们并没有监管职责,不能强制性要求他们做什么事情”。

实际上,银行本轮的抽贷行为多集中于高耗能、涉矿和房地产等领域,而这些项目在4万亿投资周期中均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情况,目前均受到国家政策调整的限制。

多家四川省城市商业银行的客户经理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凡是涉及到以上几类项目的融资,多数不会接单,接单的也会受到严格的审查,要求其提供项目明细和明确的实物担保等”。

“从总行的角度来讲,控制该类贷款的风险也是一个大趋势,”一位国有银行四川分行的高层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尽管抽贷这个事情值得商榷,但现阶段,谁也不敢冒然承担这个风险”。

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6944亿元,较上季末增加483亿元,不良贷款率1.08%,较上季度末上升0.04个百分点;这其中,16家上市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超过5581亿元。

山东折返式电动缸

福建12V24W单组开关电源

福州油罐过滤用长丝土工布

甘肃电镀厂家